CEO说|毛大庆:只要公司制依然存在,远程办公成为主流的可能性将非常低

作者:2652779265@qq.com
发布日期:2020-03-16 14:43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习惯与工作方式。

生活上,人们更加在意个人卫生,口罩和手套成了出门标配,每天洗手的频率也比以前高了不知多少倍,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是往衣服上喷消毒液。

当这场疫情最终结束后,虽然我不确定这些会有多少被长久保留下来成为生活习惯,但至少可以肯定,没有人会觉得戴着口罩舒服,戴着手套更方便,每天不停洗手也会让皮肤变得更加干涩。

基于这个判断,我想这些都是特殊时期的非常动作,当一切回归常态,我们的生活习惯中可能会留下一些疫情烙印,比如大家到了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时会考虑戴口罩,但肯定不会全天候全场景佩戴了。

与生活习惯的改变相比,受疫情影响,人们办公方式的改变力度更大,春节假期结束后的一个多月里,大量企业推行远程办公,为疫情防控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由此,远程办公的协作方式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不可否认,在特殊时期,借助大量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工具,远程办公对于无法全员到岗的企业而言成为刚需。

远程办公

作为一名企业级服务领域的从业者,我的团队很早就已经接触了远程办公的相关产品,并持续在优客工场旗下的所有社区进行推广,我们与多个远程办公领域的相关企业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比如协同办公领域的石墨文档、远程会议领域的小鱼易连。

对于远程办公,通识意义上存在两个层面,在狭义上,即通过第三方软硬件技术在非物理办公空间进行协同办公操作。广义的远程办公则是指依托公网搭建的远程交互通道,团队成员基于此通道可实现包括收发邮件、在线沟通、依据个人权限获取公司数据库内容在内的一切办公需求。

狭义上的远程办公早已实现,人们无论在家、在咖啡馆、在高铁上,都可以非常便捷地远程办公,但在广义层面上,远程办公距离真正成为主流办公方式并持续为生产力提供支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甚至我可以先给出一个结论,只要公司制依然存在,远程办公成为主流的可能性将非常低,除非在技术上实现了三个跨越式升级,一是场景的高拟真度,二是信息的高安全度,三是员工工时管理的高严谨度。

公司制没有黄昏

首先,公司制是否会长期存在?

这取决于公司的核心利益方是否依然存在对公司的刚需。

股东、员工、用户三个群体构成了公司存在的价值,三位一体,达成对于商业模式、产品、市场的共识之后,公司的存续才会成为可能。

反过来看,如果没有了公司,关于商业模式的有效性,产品的可推广性,市场的激励反馈都将不复存在。

近两年,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关于组织化与个体化的讨论甚嚣尘上,但在我看来,公司制是在我们有生之年可供选择的最高效、经济的组织形态。

几年前就曾有刚刚离开大组织投身创业的创业者提出过“U盘理论”,认为个体可以成为即插即用的高效自组织,而大公司冗杂的组织架构将阻碍其在不确定性的时代闪转腾挪,但后来事态的发展是,U盘最终还是演化成了硬盘,随后越做越大,成为了一家架构完备的拥有现代企业制度的大公司。

所以,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去探讨将公司打散成一个个单独体之后孰优孰劣的问题了,公司制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

在前互联网时代甚至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早期,一家公司存在的基础生产资料就是办公室,哪怕皮包公司,也需要注册办公地址之后才能开始生产经营活动。随着技术的突飞猛进,人们似乎发现,即使没有办公室,很多工作也可以照做,比如收发邮件,建群讨论,视频会议,甚至远程签约。

新冠疫情期间,与远程办公技术相关的领域都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有研究机构统计,今年2月开始(法定春节假期结束),中国的远程办公应用用户超过4亿人次,在2月10日这一天的新增用户量达到了475.1万人次。(数据来自Mob研究院)

由此,人们对于远程办公的关注度突然走高,认为相关产品在疫情期间充分教育市场,未来或将取代传统办公,成为新的主流办公模式。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沟通的效率从不由语言决定

说个题外话,上周六我去了趟奥森,北京最著名的跑步圣地,那天北京的气温突然回暖,等待入园的游客居然排起了长队,据身边的朋友说,北京的很多公园都已经游客如织,大家自觉佩戴口罩、保持距离,理性春游。总而言之,人们已经被长达两个月的“宅办公”憋坏了,眼看着疫情初步得到控制,天气又真是好,于是不约而同地重回线下。

人,终究是一种社交动物,而社交的基础就是场景,线上的社交场景充满了想象,但终究缺乏可触达的实感。

说到远程办公中最受追捧的两个细分领域,视频会议和远程协作工具,至少在当前的技术天花板之下,一定会成为传统办公方式最得力的两个好帮手,但如果没有了桌子和物理空间,想要纯粹依靠这两个帮手打天下,那么在技术层面上必须要实现一种高拟真度的跃迁。

美国语言学家梅瑞宾在研究中发现,人们在沟通中,高达93%的沟通是通过非语言方式进行的,只有7%的部分是以语言完成的,而在非语言方式的沟通中,肢体语言所起的作用占到55%,剩下38%由音调决定的。

现在,请你回想自己在远程办公中的实际体验,尤其是与同事进行视频会议时,沟通效果真的能与几名团队成员聚集在一个小会议室内头脑风暴相提并论吗?你通过远程协作软件与同事在云端文档内修改文案时,真的会好过几个人拿着一叠打印出来的文稿或对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讨论吗?

没办法,这些只是我们为了疫情防控而选择的非常办公方式,除非线上办公场景在技术层面已经达到了超高的拟真度,就像我们在科幻大片里看到的那种全息投影+仿生技术,才能讨论远程办公是否可能成为主流的话题。

没有绝对安全的网络

除了场景体验感之外,公司对于信息的安全性也有着诸多疑虑。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竞争对手截获远程办公过程中的核心商业机密的可能性一直存在,尤其是在那些拥有大量专利的大型科技公司中,内网与外网的访问权限区别很大,这就限制了公司对于远程办公的利用率。

自从互联网诞生之日起,网络安全的问题一直如影随形,从未从技术层面上彻底根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只有安全性的概率大小,只有当网络安全性在技术端出现了巨大提升,远程办公的价值才能获得更大的提升。

不要让“宅办公”挑战慵懒人性

疫情期间,大量企业无法正常复工,只能被迫选择远程办公,除了百货、餐饮、电影院等必须进入物理空间工作的服务业企业之外,很多以文案设计工作为主的企业的管理者也迫切期待让员工尽快回到公司。就我了解到的情况,优客工场很多入驻企业的管理者都在抱怨,远程办公导致员工工作效率降低。

这种声音与各种关于远程办公红利的观点大相径庭,究其根本原因,其实就在于远程办公对员工考勤及工时管理上的失控。

在一些初创企业中不存在这种情况,毕竟几个合伙人为了事业走到一起,每一分努力都是为了团队,而在大企业中,那些平时朝九晚五的员工一旦脱离了办公室的藩篱,再没有颗粒度很高的KPI要求,你很难要求他们去挑战人性慵懒的弱点。

在家办公的好处毋庸多言,员工省去了通勤的时间,老板省去了办公室的租金水电和办公耗材,但对于一项高效开拓的业务而言,更看重的是员工的有效工时和项目进度之间的关系。

同样一个项目,在公司做,大家彼此互相沟通、督促,一周之内就能完成,而脱离了组织,回到了松散的个体状态后,就算管理者可以用各种考勤打卡软件辅助管理,也无法像在公司时一样精准控制项目进展。

在我看来,对于工作效率的把控绝不是仅仅通过技术手段就能实现的,全员参与的企业文化,工作计划的精细化管理都不可缺少。

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下,远程办公在工作效率上对于公司的挑战,甚至更大于场景的拟真度和网络的安全度。

远程技术不会瓦解办公室

3月上旬,全国疫情已经初步得到控制,各类企业也已经陆续复工复产。经历了这样一个惨淡的2020年开年之后,几乎所有企业都在面临着如何弥补损失、追赶业绩的重重压力。

当一切恢复正常之后,人们终将回到以组织形态存在的公司内,无论是为了自己的美好生活,还是为了这一份热爱的事业,每天奔波在各种会议、项目之间,基于互联网的远程办公工具一定会为我们带来大量的便利,并推动着效率的提升。

远程办公的春天已经到来,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办公场景被拆解回每个人的“宅体验”之中。

物理空间中的办公室终将存在,一切远程办公技术不会瓦解它,只会让它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