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问鼎胡润首富中国女“药神”的传奇

作者:2652779265@qq.com
发布日期:2020-03-25 14:21

女性只爱“买买买”?

 

事实证明,她们“挣挣挣”的本事也一点不差。

 

3月1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其中,前四名都是中国人;前十名中,有9位来自中国,财富总计达5800亿元。

位居首位的,则是精神疾病药企翰森制药59岁的创始人钟慧娟,以1060亿财富取代龙湖吴亚军成为全球白手起家女首富,财富值相比2019年增长了820亿元,相当于平均一天上涨2亿多元。
 

A+H股最强夫妻档


都说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默默支持他的女人,钟慧娟成功的背后,则离不开与她共同拼搏的丈夫孙飘扬,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恒瑞医药实控人。

恒瑞医药的名头不必多说,长期霸占着A股市值最高的医药股,最新市值约为3545亿元。

一个是中国女首富,一个是A股最高市值医药公司的实控人,截止财富计算日期2020年1月31日,坐拥两家上市公司的孙飘扬、钟慧娟夫妇财富增长至去年的2.5倍,至2000亿元,位列中国第四,全球第35位,是中国医药界的首富夫妻。

胡润表示:“孙飘扬、钟慧娟夫妇创造了历史,他们成为了第一对创建上百亿美金市值独立企业的夫妻。”

实际上,由于钟慧娟的豪森药业与丈夫孙飘扬的恒瑞医药之间的“亲密”关系,以及二者在业务结构、产品线等多方面存在一定的相似度,这两家公司也常常被外界质疑“夫妻店”、“影子公司”、“恒瑞医药并购豪森药业”。

对此,双方曾多次否认,但有关的质疑声仍然未曾停歇。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抛开孙飘扬和钟慧娟的关系不谈,在公司年会上,孙飘扬也总是将两家公司的销售额相加作为公司的年度销售业绩。

此外,两家公司多次出现药品批文、产品研发、销售渠道“不分彼此”的情况。

一个典型例证是:2012年11月,孙飘扬宣布,恒瑞医药旗下西帕替尼和海那替尼两款新药由于客观原因中止开发。可国家药品审评中心网站信息显示,两项药品的申报企业均为豪森药业。

在媒体以往的报道中,钟慧娟多以“药王”孙飘扬妻子的角色出现,而随着2019年翰森制药的上市,钟慧娟的创业经历也开始更多为外界所熟知。

2019年6月14日,豪森药业的上市主体翰森制药正式登陆港股市场,有关“影子公司”和“并购”的声音才逐渐平息。

据了解,翰森制药上市首日,其市值就突破了千亿大关,一跃成为了港股第一医药股。其后,翰森制药股价一路上扬,截至2020年3月16日收盘,其股价为27.75港元,总市值达1606.34亿港元。

截至2019年上半年,成立于1995年的翰森制药实现收入4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2%。

据了解,翰森制药的经营实体是豪森药业,成立于1995年,并于2019年6月在港交所上市,上市首日市值即突破了1000亿港元,跻身成为港股医药龙头,目前是国内第一大精神疾病类制药企业,主要聚焦于中枢神经系统、抗肿瘤、抗感染、糖尿病、消化道和心血管等六大领域。


本是”备胎“的黑马


公开资料显示,钟慧娟出生于江苏连云港,于1982年7月从江苏师范大学化学本科专业毕业。

同大多数师范大学毕业生一样,钟慧娟毕业后就进入到连云港延安中学,成为了一名化学老师。十余年来,捧着这个“铁饭碗”,生活倒也过得十分安稳。

钟慧娟的丈夫,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的孙飘扬被则分配到的连云港制药厂(恒瑞医药前身),主要生产红药水、紫药水和片剂,既没有品牌,也没有技术,主要收入来源是帮大厂加工原料药。

技术出身的孙飘扬毫无用武之地,只是一名普通技术员,一直得不到升迁。

几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主管连云港制药厂的医药工业公司(后来的医药局)把他调到医药工业公司做科研处副科长。在那里,科班出身的孙飘扬碰到了伯乐。他在产品研发方面的突出能力,受到了当时工业公司总经理徐维钰和副总经理魏思忠的赏识。

与此同时,连云港制药厂经营每况愈下,连续换了两任厂长都没能改变局面,徐维钰将孙飘扬调回去做副厂长。1990年,等待了8年,32岁的孙飘扬终于等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机会。鉴于连云港制药厂300多名职工,账面利润却只有8万元,几乎处于破产边缘,徐维钰换掉老厂长,扶正孙飘扬。

连云港制药厂一跃成为医药界最大的黑马,但无论功劳多大、能力多强,孙飘扬一旦没了厂长的位置,多年的努力将付诸东流。

1995年开始,两手空空的孙飘扬,一边在投资人岑均达的帮助下筹备江苏豪森药业,一边着手连云港制药厂改制上市,左右互搏。

1995年,钟慧娟的丈夫孙飘扬与一位香港老板合伙开设了一家制药公司,即豪森药业。但由于孙飘扬当时还在连云港制药厂担任厂长,抽不出身,钟慧娟就辞去了自己在体制内的工作,以创始人的身份加入豪森药业,从事企业管理。

在此之前,钟慧娟曾在连云港药监局服务了一小段时间。但其并没有制药行业的相关经验,不过,在担任豪森的企业领导者角色后,凭借着勤奋努力,一路从执行副总经理、总经理做到了董事长和总裁。

在钟慧娟的带领下,这家最初只有10余名员工和1个产品的创业公司逐渐以“黑马”的态势向前狂奔。

1997年4月,豪森药业的第一个拳头产品、抗生素药物“美丰”正式投放市场,当年就实现了3000万元的销售额,并很快发展为公司的支柱产品,年销售额过亿元。

2003年,豪森药业进入全国医药工业百强企业,成为了一匹名副其实的“黑马”。之后十余年间,豪森药业一路过关斩将,逐渐成长为国内的首仿药“大佬”。

2009年,豪森药业销售收入已经突破20亿元,并位居全国医药工业百强第43位。

2015年12月25日,江苏豪森重组为翰森制药间接全资附属公司,岑均达持有公司股份还是47.2%,后来降至19%;而钟慧娟及女儿孙远通过Sunrise信托持股翰森制药81%的股权。

到了上市的时候,翰森制药将其盈利能力一并公之于众。

招股书显示,翰森制药2016年-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54.33亿、61.86亿和77.22亿,复合增长率达到19.2%;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4.76亿元、15.95亿元及19.03亿元,复合增长率13.5%。

三年间,翰森制药的毛利率分别为92.7%、92.6%及92.2%,同期毛利率甚至超过了有A股现金奶牛之称的“贵州茅台”。

此外,Froster&Sullivan数据显示,翰森制药是国内第一大精神疾病类制药公司,市场占有率为9.1%。翰森制药同时还是中国第五大抗肿瘤制药公司,市场占有率为2.5%。2018年,翰森制药抗肿瘤产品收入占比高达45.6%,接近半壁江山。

值得一提的是,豪森药业首仿药比例接近97%。首仿药通常是指新药专利保护到期后的首款仿制药。首仿药拥有定价优势,利润可观,无须承担过高的研发风险又可以提升企业的技术储备,因而受到国内药企的热烈追捧。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瑞士进口药格列宁售价高达3.7万元一瓶,而印度仿制药格列卫只需2000元一盒,价格悬殊。

有趣的是,翰森生产的昕维正是格列宁的首仿药,经医保报销后,每盒售价约为624元,比电影中的印度仿制药还便宜不少。

这也是为什么孙飘扬和钟慧娟被称为“药神夫妇”。

可以说,翰森药业的开场,原本只是孙飘扬的Plan B,但没想到,就是这个Plan B,在妻子钟慧娟的带领下,越做越好,颇有些与恒瑞医药齐头并进的意思。

也许这正应了孙飘扬曾说过一句话:所有的坚守都不会被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