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业接班为何富不过三代

作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03-10 15:04

    中国家族企业的交接班问题已经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

  7月31日,世界三大新闻通讯社之一的英国路透社撰文惊呼:“后继无人?中国年轻人逃避家族企业”。

  大批家族子女不想子承父业,还有一些想接但能力有限。若传给职业经理人,由于机制的不健全,诚信危机,创业者往往心有顾虑。种种问题,导致中国家族企业面临接班人“断层”危机。

  “布登勃洛克现象”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作家托马斯-曼在1901年出版过一本被誉为“德国版的《红楼梦》”的小说——《布登勃洛克家族:一个家族的衰落》。

  该书描述了布登勃洛克家族几代人的故事:第一代家境贫寒,创业积累了大量财富;第二代,拥有财富后,谋求社会地位的改变,从政谋突破;第三代,站在财富与权力肩膀追求精神享受,钟情于艺术。几代人追求变迁的结果是,家族产业走向衰败。

  中国家族企业正在有意无意间呈现“布登勃洛克现象”——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排斥甚至拒绝接班,这在家族二代中普遍呈现。

  北京华夏圣文公司曾对1523个家族企业调查发现:对于二代接班人,在家族成员中成功传承率为89%,而在非家族成员的成功传承率仅为27%,即前者是后者的3.296倍。

  从成功率的角度看,家族传承显然为最优选择,但“子承父业”的传承方式目前遇到接班人“断层”的挑战。去年上海交大安泰经管学院做过一项调查,采集了182个民营家族企业样本。结果显示,中国家族企业家平均年龄为52岁,将集中面临交接班问题。其中90%的企业家希望自己的子女继承自己的企业,而他们的子女中,82%的“接班人”不愿意或者非主动接班,只有12%的企业家子女愿意接班。

  “改革开放至今发展壮大起来的民营企业,大多从事的是传统产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正略钧策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副总裁刘飞对《企业观察报》记者分析“断层”现象时称,在这样的背景下,家族二代瞧不上家族产业,更钟情于金融投资以及其他新兴产业,同时他们看到了太多父辈的艰辛与无奈,希望开创自己的事业,还有一些家族二代尚不具备驾驭企业的能力。

  《扬子晚报》曾报道过一个关于接班问题的极端案例。江苏吴江一位化名吴强的“富三代”执着于自己喜爱的动漫事业,但其爷爷一直希望吴强继承家业,一次紧逼之后,吴挥刀自断四手指以示反抗。

  宗申集团当家人左宗申的接班问题,也非常具有代表性。其女儿左颖出生于左创业的1982年,幼时就读重庆一贵族学校,大学就读于美国迈阿密大学,2007年回国后,在宗申集团负责外事部。但左颖似乎对接班并没有多大兴趣。

  “女儿接班,可能性不大。因为她的爱好完全不在此。”左宗申谈及接班人时称。其女儿属于典型的80后,从小就看着他一路摸爬滚打过来,觉得制造业这一行太累了。“而且价值观念完全不一样,对冰冷的制造业,她不感兴趣。”

  左颖和丈夫麦克另外在美国迈阿密注册了一家名叫绿程的公司,主要做绿色能源方面的产品。“不接班,我也支持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今后,她肯定是宗申的大股东,以投资人的身份出现。”左宗申称。

  远东控股集团高级副总裁徐浩然在一个论坛上发言时预言未来5~10年,将有300万民企迎来接班换代高峰,预计交接顺利的仅30%,其余70%中会有各种问题,严重者或面临生死存亡。

  麦肯锡的一项研究表明,全球范围内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4年,其中只有大约30%的家族企业可以传到第二代,能够传至第三代的家族企业数量不足总量的13%,只有5%的家族企业在三代以后还能够继续为股东创造价值。

  中国的家族企业能逃脱富不过三代的命运吗?

  交接也是“国事”

  交班问题不仅是家族企业的“家事”,它在某种意义上也事关中国经济未来发展,也是“国事”。

  从全球来看,在很多国家家族企业地位都十分重要,几乎占据了所有企业的半壁江山,且主要以中小企业为主。《财富》杂志500强中37%的企业是家族企业,如洛克菲勒、沃尔玛、福特、宝马、三星、现代、索尼、丰田等。

  在中国,以家族企业为主的民企在我国整体经济格局中地位更加重要,被寄予不少厚望。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中国民营企业对中国GDP的贡献超过50%,所吸纳的就业人数占社会就业总人口的75%.在国内A股,上市的700多家中国民企中家族企业占近40%.据估算,中国第一代企业市值为6110亿美元。

  全国工商联前副主席、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保育钧称,“中国现有1200多万企业中,民营企业1025万户,占80%以上;而民营企业当中又有80%以上是家族企业;家族企业中的80%又在今后10年到20年间面临着接班与传承的问题。”

  “从‘三个80%’来看,如果民营企业传接到二代手中垮下来,那么靠谁来实现两个‘翻两番’的目标?”保育钧表示,我国政府在十八大报告上明确提出目标: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但在目前,中国家族企业交接班问题的确堪忧,有些企业甚至还没考虑过接班问题。《中国家族企业发展报告》显示,被调查的3286位家族企业主,其中1438位尚未考虑过传承问题,占样本总数的43.8%。

  有一个西方人的典故或许可以概括当前中国家族企业接班问题的严重状况。公元前321年,萨姆尼特人在古罗马卡夫丁城附近的卡夫丁峡谷击败了罗马军队,并迫使罗马战俘从峡谷中用长矛架起形似城门的“牛轭”下通过,借以羞辱战败军队。后来,人们就以“卡夫丁峡谷”来比喻谋求发展时所遇到的极大的困难和挑战。

  形势严峻、时间紧迫,中国家族企业要突破交接班路上的这个“卡夫丁峡谷”,其任重而道远。

  交接班高峰期即将到来

  时不我待。中国家族企业接班正进入一个高峰阶段。

  在家族企业较发达的浙江省,温岭市2009年发布一份报告称,今后3-10年内将出现“交班”的高峰,这些企业占温岭企业总数的79.6%,而当地86.5%的家族企业尚未进行“交班”。

  作为中国家族企业重要基地之一的广东省,也出现接班的紧迫性。2010年,广东省工商联发布的广东首份“富二代”调查报告称,未来5至10年将是广东省非公有制企业主交接班的关键时期,计划由子女接班的达30.5%。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家族企业交接班的高峰期正在或即将来临。今年以来,已经先后有三家知名的家族企业实施了交接班,分别是新希望、合生创展、汇源果汁。

  中国家族企业发展到今天,其面临的主要问题已发生了很大的改变。“80年代的创业者面临的主要是供应端的问题,需要解决的是短缺要素如人才、原材料、技术的获取,而现在的接班人则主要面临的是企业自身和需求端的问题,寻求企业如何在市场竞争中持续发展和壮大,维持企业的持续竞争力。”清华经管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企业发展战略专家秦合舫认为,交接班问题解决好坏直接关系到企业的持续竞争力问题。

  所以有专家建议,在离企业家退休还有7-8年的时候,应该成立一个由家族管理者、员工、亲戚和外部人士组成的委员会,开始对企业接班传承问题进行讨论规划。“带三年,帮三年,看三年”,这是比较流行的一种培养周期提法。依此,家族企业要成功实现交接班需要将近10年,因此需要早做规划,未雨绸缪。